“从交战情况,特别采取的攻击战术来看,梁夏舰队很有可能把第52特混舰队当成了我们,认为冲在前面的是第51特混舰队。要不然的话,合理的利用三支攻击机群,至少能击沉一艘航母。”

    “有什么区别?”

    斯塔克突然问出来,搞得史密斯措手不及。只不过,没等史密斯开口回答,他已经转身离开。

    也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史密斯就追着离开了司令舰桥。

    依然慢了半拍,等他追出来,斯塔克已经不知去向。

    所幸的是,守在外面的陆战队警卫员没有分神。

    在任何一艘战舰上,都有专门负责安全工作的陆战队员,而具体数量由所在战舰的官兵官兵人数决定。

    “尼兹”号上大约有500名陆战队员。

    斯塔克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从旁边的舱门返回了舰岛,准确说是返回了舰队司令官的住舱。

    “纽兰”号是按旗舰的标准设计,舰岛上最宽敞的住舱提供给舰队司令官使用。

    严格说来,其实是一间套舱,外面就是舰队司令官的办公室。在非战斗状态下,舰队司令官一般都是在此处理日常事务。相对的,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舰队司令官一般都不会去司令舰桥。

    “司令官。”

    史密斯又敲了几下舱门,并且等了几秒钟,才拉开舱门。

    斯塔克站在舷窗旁,盯着西边的落日。

    司令官住舱其实在舰桥后端,航空舰桥右前方,在朝向舷外的舱壁上有几扇面积很大的舷窗。

    “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消灭了第六十一特混舰队,而且知道第四十一特混舰队在东边某个地方。只要能抓住机会,最迟在明天上午,我们就能在空军的协助下干掉第四十一特混舰队。”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史密斯去倒了两杯水,然后走到斯塔克身边。

    “对我们来说,仍然有机会……”

    “输得更惨吗?”

    史密斯很无语,不过斯塔克也接住了他递来的水杯。

    要说的话,斯塔克对他已经很客气了。

    史密斯能够获得斯塔克重用,除了自身的才能,还跟出身有很大关系,

    真要追溯的话,史密斯是斯普的远房亲戚,准确说是在纽兰海军中混得最好的一个远房亲戚。

    要论关系,史密斯的母亲是斯普的外甥女。

    也就是凭借这一层关系,史密斯在纽兰海军里可以说是平步青云。

    当然,这涉及到了纽兰共和国的内部纷争。

    前面已经提到,现在的纽兰海军,虽然是源自联邦时期的夕落洋舰队,但是全面继承了东望洋舰队的衣钵。纽兰海军能发展壮大,成为全球第二大海军,除了纽兰共和国有强大的综合国力之外,跟联邦海军军人陆续回归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严格说,也就是在跟梁夏帝国恢复邦交关系之后,大批的联邦海军军人回归,纽兰海军才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有了如今的规模。

    只是,海军的内部斗争也由此变得越来越严重。

    在根本上,依然是权力之争。

    不可否认,像斯塔克这些与东望洋舰队有密切关系,或者来自东望洋舰队的年轻军官在指战岗位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比如在舰长以下级别军官当中有80%来自东望洋舰队,可以说是纽兰海军的中流砥柱。

    可问题是,这些少壮派军官却很少有实权。

    不要忘了,在大战爆发之前,斯塔克也就只是有名上校军官,根本没有指挥舰队作战的机会。

    数十年来,纽兰海军的实权一直掌握在保守派,也就是夕落洋舰队高级将领的手上。

    不说别的,共和国时期的历任参谋长与海军部长都是来自夕落洋舰队,没有一位来自东望洋舰队。

    显然,在纽兰高层眼里,东望洋舰队仍然不大可靠。

    和平时期,这还没什么问题。

    可是到了战争时期,那就不同了。

    让一群根本不了解对手的家伙来指挥舰队作战?

    哪怕不去考虑胜败,也要为那些在前方冲锋陷阵的将士着想。

    不要忘了,跟梁夏海军拼命的不是夕落洋舰队,而是东望洋舰队!

    为此,像斯塔克这样的少壮派军官一直在积极努力,希望能获得更多的话语权,掌握舰队的命运。

    显然,这就不可避免的需要借助联邦派的支持。

    也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史密斯这些拥有联邦派血统的年轻军官,在东望洋舰队获得了重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