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战斗,完美的证明了“战-16AD”与KD-24A这对组合的巨大价值。

    按照斯兰驻军司令部发来的战报,在半个小时之内,“战-16AD”机群在“攻-8FZ”的指引下,使用KD-24A摧毁了特里凡附近所有的远程防空雷达,而且自始至终没有遭到敌方防空系统的反击。

    达到了300千米的射程,让“战-16AD”不需要冒险进入敌方防空系统的攻击范围,也就不会给敌方防空系统开火机会。

    虽然有少数野战防空系统生存了下来,但是也被随后杀到的“战-10AD”摧毁。

    等第三波打击结束,特里凡的空防系统已彻底瘫痪。

    此时,还没有到24日凌晨。

    随后几个小时,部署在斯兰的帝国空军战术航空兵,以及海军岸基航空兵倾巢而出,用行动给纽兰空军与梵罗空军上了一课。

    当然,学费非常的高昂。

    到24日的凌晨5点过,首轮空袭行动宣告结束的时候,帝国空军与海军的作战飞机总共出动大约2000架次,投弹量超过12000吨,精确制导弹药的占比高达60%,总共摧毁近万个目标。

    不可否认,这里面存在一些水分,比如摧毁目标的数量,存在重复统计的可能。

    只是,这个晚上的行动,充分展现出了帝国的强大军事实力,尤其是远远超过了对手的战场统治能力。

    这种能力,不是来自某一种,或者某几种先进武器装备,而是由整个体系决定。

    在波沙湾战争当中,“系统战”的先进性就已展现出来,并且宣告依靠几种先进武器就能取得胜利的时代已经结束!

    相反,哪怕是老旧装备,只要使用的方法得当,依然能发挥出应有的价值。

    比如,帝国空军的“轰-9D”与“攻-8FZ”、帝国海军的“攻-5”与“攻-6”,还有占到弹药消耗量40%的非制导炸弹,不但算不上先进,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老旧,却依然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在打击行动宣告结束时,以特里凡为中心的梵罗南部地区的防御体系已经彻底瘫痪。

    不过,也并非没有遗憾。

    因为没有能够在第一波攻击当中摧毁特里凡附近的野战防空力量,加上第二波攻击是以补充轰炸为主,此后还预留了一些时间给“攻-11A”机群摧毁敌人的指挥中心,所以针对空军基地与机场的轰炸行动推迟了大约一个小时,而纽兰远征航空队的作战飞机,全都利用这个机会逃走了。

    这其中包括近百架F-15与F-16,以及4架价值更大的E-3B。

    此外,梵罗空军也就损失了近百架F-4E(I)。

    如果需要,梵罗空军能在短期内向南部地区增派数百架作战飞机。

    经过此战,帝国空军暂时掌握了梵罗南部地区的制空权,而空中打击行动也在24日进入到第二阶段。

    主要就是扩大轰炸范围,由空中突击转为战场压制。

    随着作战力量增强,以及打击目标的减少,最快在3天之后,就将开始轰炸南部地区的地面部队。

    可见,在最初几天里面,依然需要重点打击敌人的防空部队。

    虽然在第一阶段轰炸中,已经摧毁梵罗南部地区的远程防空力量,但是仍然有部分野战防空部队得以幸免,而且大多具有很强的作战能力,其中不少还部署在特里凡附近,对过往的作战飞机构成了严重威胁。

    放在以往,帝国空军至少都需要花费数日,甚至大半个月的时间来对付这些分散的野战防空系统,尤其是能够单独作战的自行高射炮,以及配备了火控雷达的防空导弹发射车。比如在波沙湾战争中,帝国空军在夺得制空权后,就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搜寻与消灭伊军的野战防空系统。

    只是这次,帝国空军没有这么做。

    在24日下午,帝国空军就把“战-16AD”撤了下来,并且在当晚就转场飞回了本土。理由是,这些重型战斗机没有完成全部验收测试,可靠性不是很高,不适合频繁出动执行作战任务。

    其实,真实的原因是配套的KD-24A还没量产,而且库存只有几十枚。

    既然只能使用射程还不到100千米的KD-18C,那还不如出动“战-10AD”,完全没有必要动用“战-16AD”。

    此外就是,等西北战场发起反击,更需要像“战-16AD”这样的重型作战平台。

    道理也很简单,在高原作战,依靠更大的起飞重量,重型战斗机的作战效率远远超过轻型战斗机。

    当然,撤走“战-16AD”机群没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