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击溃西边的敌人之后,第17102装甲营的坦克群一路向东推进,几乎冲散了从道路两侧发起攻击的梵军。就算没能一举粉碎梵军的伏击行动,也打乱了梵军的作战部署,改变了战斗进程。

    要说的话,第17102装甲营的规模太小了,再怎么厉害,也就只有一个营,而且唯一的步兵连还没有跟上。

    关键还有,夹在队伍中间的第17309机步营与第17104装甲营也已遭到攻击,而且正在跟梵军鏖战。因此在第17102装甲营杀到的时候,战场局势十分的混乱,敌我双方混杂在一起,根本没办法辨别。

    虽然在波沙湾战争期间,帝国陆军就发现了敌我识别的问题,强制要求所有主战车辆在车体与炮塔的侧面、后部用荧光粉涂上敌我识别的标志,但是这种简易的手段,很容易被敌人掌握与利用。

    这次就是如此。

    在梵军的坦克与战车上,也有帝国陆军的敌我识别标志!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纽兰顾问的主意。

    更加要命的是,ZT-99B与M1A1这两种主战坦克的外形轮廓非常相似,在夜视仪里根本无法辨别。

    即便抵近,也很难在激烈的战斗当中分辨出来。

    因为担心误伤友军,所以第17102装甲营在杀到战场中部的时候,不得不放慢速度,并且在更近的距离上开火。

    所幸的是,梵军的坦克同样得面对敌我识别的问题。

    关键还有,梵军的前线指挥官显然没想到,在战斗刚刚打响之后,就会遭到来自西边的反击。

    当然,在第17102装甲营发起反击后,梵军的突击行动受到遏制。

    激战持续到凌晨1点15分左右,从瓜港出发的那架联合指挥机到达,开始为地面部队提供敌情信息。

    只是,空军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动前线攻击机。

    不是说没有前线攻击机可用,而是联合指挥机发现了疑似野战防空系统的地面目标,而且伴随预警机活动的电子侦察机也探测到了防空雷达的信号,判断为野战防空系统,因此得先把电子攻击机与防空压制战斗机派过来,在消除了防空系统构成的威胁之后,才能出动前线攻击机。

    受此影响,陆航也把刚出动的武装直升机撤了回去。

    虽然梵军一直都缺乏先进的防空系统,特别是远程防空导弹,但是其近程防空系统却是又多又杂。

    只是配属给营级部队的野战防空系统就有三种,来自洛克国的“响尾蛇”,布兰王国的“罗兰”,以及从纽兰共和国进口的“复仇者”,而且这三种防空系统,其作战范围几乎完全重合。

    此外,梵军还拥有4种单兵防空导弹,分别是纽兰的“毒刺”、西骆沙的SA-7、布兰王国的“星光”与洛克国的“西北风”。其中性能最先进的“西北风”在两年之前才从洛克国引进,装备的数量相对较少,SA-7的性能已经算不上先进,“星光”因为价格昂贵,同样只少量装备主力部队。

    主要使用的是性能相对要先进一些的“毒刺”。

    显然,梵军的近程防空系统,以及数量众多的单兵防空导弹,就算很难对高度在5000米以上的作战飞机构成威胁,也能用来对付在低空飞行的武装直升机与前线攻击机,威胁还不小。

    帝国损失的前线攻击机与武装直升机,有三分之二是被单兵防空导弹,以及基于近程防空导弹的野战防空系统击落,被高射炮击落的反到不是很多,毕竟前线攻击机与武装直升机都有很厚实的装甲。

    迄今为止,只是被“毒刺”击落的攻击机与直升机就接近100架。

    此外,前线的战局处于胶着状态,还有敌我识别的问题,就算前线攻击机与武装直升机赶到,也未必能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援。事实上,受制于战场局势,在后面跟进的第171旅都没法让炮兵为前线部队提供火力支援。

    必须承认,梵军指挥官,以及纽兰顾问确实是心狠手辣。

    在1点30分左右,梵军的远程炮兵发威。

    首先遭到炮击的是仍然在顽强抵抗的第17103装甲营的五连,以及在防线后方集结,准备发起反冲击的3个坦克连。

    以当时的情况,要是第17103装甲营顺利发起反击,肯定能突破梵军的包围圈。

    可见,梵军指挥官也是别无选择。

    只是,这也葬送了正在围攻第17103机步营的梵军。

    持续大约10分钟的覆盖炮击,直接打垮了第17103装甲营,粉碎了还没有发起的反击行动,也顺带“消灭”了附近1000多名梵军官兵。可以说,下令炮击的梵军指挥官根本就没有考虑前线作战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