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不厚道,但是在12月3日的下午,收到迪迦拉下令死守焦特布尔的消息后,汤普森就打电话向查吉特请辞,以去前线获取第一手信息为由,离开了乌代布尔,并且在当天晚上到达焦特布尔。

    其实,这也不算上见异思迁。

    汤普森是杰克逊的心腹部下,之前也是应杰克逊的安排来到乌代布尔,地位超过普通的军事顾问。

    再说,他是纽兰的陆军少校,拥有外交赦免权,不受查吉特节制。

    关键还有,安排给南方战场的顾问不止他一个,因此就算没有他,查吉特也可以去找其他的顾问。

    最关键的就是,查吉特早就去了科塔,根本就管不了乌代布尔这边的事情。

    必须承认,汤普森的政治嗅觉非常的敏锐。

    要说的话,这也是能够得到杰克逊重用的原因。

    虽然查吉特是迪迦拉亲手提拔与重点栽培的指挥官,但是近期发生的事情,预示着查吉特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去科塔,迪迦拉更不会直接向焦特布尔的指挥官下达命令。

    正是如此,汤普森才宁愿去焦特布尔冒险,也不愿跟随查吉特去更安全的科塔。

    再说,科塔未必就更加安全。

    除了持续遭到轰炸,前几天还受到远程火箭炮问候,包括列车站、机场与变电站在内的众多重要基础设施均已瘫痪。就算东方联军还远在数百千米之外,逃到科塔的查吉特也未必能够高枕无忧。

    几乎就在汤普森到达焦特布尔的同时,丁镇南乘坐的运输机到达斯兰首都科城。

    与以往不同是,这次没人来机场接机。

    此外,丁镇南也没有带随从过来,穿的还是一件空军的少校军服,冒充西南战场的空军参谋。

    这么安排,也就是为了保密。

    为此,丁镇南还专门找到军情局的联络员,让军情局安排了一名情报人员,去司令部冒充顶替他。

    所幸的是,军情局从来都不缺乏这方面的人才。

    再说,只是转发由丁镇南本人下达的作战命令,不用频繁跟外界接触,也没有多大的挑战性。

    随同丁镇南来到科城的,只有两个人,侯晨晟与刘尊山。

    前者,只是顺道来考察情况,准确说是了解斯兰这边的军事基地,过几天就要返回古吉邦的前线。

    至于后者,负责协助丁镇南拟定在梵罗国东海岸地区发起登陆行动的作战计划。

    虽然西南战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西北战场的主攻行动也没开始,即便是在古吉邦,第五陆战师也没办法脱身,但是在拿到由军情局提供的关键情报后,丁镇南立即启动了在东海岸地区登陆的作战预案。

    这份情报,其实就是迪迦拉发给焦特布尔前线指挥官的命令。

    显然,精心策划的战略欺骗已经产生效果。

    不出所料的话,梵军将死守焦特布尔,并且在此跟第十七装甲师鏖战。在南边,随着第五陆战师的2个战斗旅杀到,梵军南方集群必然会缴械投降,第五陆战师的2个战斗旅还将顺势南下攻占乌代布尔。

    最迟在12月15日,第五陆战师的作战部队就能回到古吉邦,并且在此搭上前往梵罗国东海岸的舰船。

    至于西北战场,跟丁镇南没有直接的关系。

    按巴军拟定的作战计划,在第十七装甲师拿下焦特布尔,向斋普尔推进的时候,就将出动50万大军,在第二十四机步师的协助之下发起战略进攻,争取在年内完成头号任务,也就是攻占德城。

    不过,巴军的计划确实有点天马行空。

    当然,这是客气的说法。

    按照丁镇南的估计,就算巴军真的出动50万大军,而且得到第二十四机步师,以及第三十三步兵师全力支持,最快也要到明年的1月底,才有望打下德城,而实际很有可能会拖到二月份。

    不是丁镇南看不起巴军,而是在攻占德城之前,需要战胜数百万梵军。

    攻打德城的作战行动绝对是一场硬仗!

    正是如此,在出发之前,丁镇南还专门给付卫民打了个电话,叮嘱付卫民,用不着急于求成,要稳打稳扎。

    换句话说,就是要用最小的代价打下焦特布尔,确保以最好状态去攻打斋普尔。

    只有这样,才能够用相对来说非常有限的兵力,也就仅仅是第十七装甲师,拖住斋普尔的数十万梵军。

    如果让斋普尔的数十万梵军北上,攻打德城的战斗就会变得更加艰难。

    当然,关键还是在西北战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