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战后的世界格局也考虑进去,至少还要打三年。”

    此话一出,别说李天凌,连白华伟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至少还要打三年?”白华伟明显觉得丁镇南夸大其词,或者说没想明白,丁镇南为什么敢于做出这样的论断。

    李天凌也微微点了点头,还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们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丁镇南稍微停顿了一下,没有等两人开口,又说道:“不管是通过谈判,还是其他的办法,这场大战绝对不可能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结束,或者说不会有一个真正的结果。那么不管是我们,还是纽兰共和国,都得考虑战后的国际秩序,也就需要在大战结束之前完成部署。哪怕没办法完成,也必须提前部署,确保战后的世界格局对自己更有利。”

    “你是说……”

    “两强争霸的时代。”李天凌替丁镇南说了出来。

    丁镇南点点头,说道:“这个世界太小了,没办法容纳三个超级霸权,因此战后只会有两个超级霸权。事实上,迢曼帝国的那点国力根本撑不起超级霸权的架子,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由此也不难想到,原本的三足鼎立,将在大战结束后变成两强相争,世界格局必然会重新洗牌。”

    “纽兰共和国比我们差远了。”李天凌又说了一句。

    “这就是关键所在。”

    听丁镇南这么一说,李天凌立即锁紧眉头。

    他开始一直在顺着丁镇南的话说,却没有说到关键点上。

    “问题是,就算大战再延续三年,纽兰共和国的国力也无法追上我们,仍然处于绝对的劣势。”

    “为什么要追上我们呢?”白华伟提出这样的问题,表明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没搞明白丁镇南的意思。

    “就算没有第三次全球大战,我们的综合国力也远在纽兰共和国之上。如果以集团为准的话,西陆集团与北孤集团加起来都不如东方集团。事实上,对纽兰共和国这种游离于世界岛之外的国家来说,未必需要在综合实力上跟我们持平。道理很简单,纽兰共和国在世界岛上并没有核心利益,也就不需要耗费资源维持在世界岛上的存在。相反的,为了维护世界岛上的核心利益,我们必然要投入大量资源。再说了,由两大洋提供的地缘优势,足够抵消在综合实力上存在的差距。”

    这次,白华伟与李天凌都保持了沉默。

    显然,关键也就是地缘。

    早在几十年前,帝国当局与军方就有论断,就算在如日中天的状态下,比如第二次全球大战结束之后的那几年,帝国都没法有效的控制整个世界岛,更别说把整个世界岛纳入治理范围。

    要说的话,在第二次全球大战结束后的那几年,帝国当局确实做过类似的研究。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建立世界联合体的可能性。

    可惜的是,也只是理论层面上的研究,或者说在完成了理论研究之后,就因为不具备可行性而被束之高阁。

    别说当时,哪怕过了几十年,也没人相信能够把整个世界岛置于一个政府之下。

    关键就是客观存在,没法在短期内解决的发展差异。

    不说极其落后的玄大陆,只是在巨大陆上,各个地区与各个国家就存在巨大的,形同云泥的发展差异。比如同样是10亿级人口规模,梁夏帝国已经实现工业化,为全球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梵罗国却是典型的农业国,社会形态甚至停留在农奴时代。如此巨大的差异,以什么办法把这2个国家的20多亿人置于一个政府之下?就算是强行所为,结局也肯定不会好到哪去。

    其实,帝国民众对组建东方集团,特别是让大量欠发达国家入盟,早已经心存不满。

    显然,这种地区发展不平衡,即便是有心解决,也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能解决,而且很有可能根本就无药可救。不是说哪些国家注定就该强大发达,其他的国家注定就该贫穷落后,而是要想在国家与地区之间搞平均,准确说是搞平均主义,本身就很理想化,根本没办法实施。不止是发达国家不干,即便是贫穷国家,也未必会敞开胸怀接受发达国家提供的无偿援助。

    如此一来,要想实现全球大联合,无疑是痴人说梦。

    地缘不可避免的成为影响战后国际秩序的主要因素。

    相对而言,地缘一直是梁夏帝国这类大陆型国家最大的短板,或者说是没办法避开,必须得面对的大难题。

    说得直接一点,在没办法统治整个世界岛的情况下,就必然会遭遇来自地面的挑战。

    显然,以迢曼帝国为首的西陆集团就是典型的代表。

    此外,在波伊战争当中遭受惨败,也与此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