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事情多半如此,真的把威胁爆发在眼前,再大的恐惧也会变成——还好。

    最怕的就是这种爆发前的毫无预兆,不知道暗箭会从何处袭来。

    这一晚,韦宝睡得不踏实,一方面是因为一直换环境,在马厩睡觉,和关外的一帮家奴睡在同一个空间,反而让他觉得有种卑微的安全感,也许这就是吊丝心态吧,在恶劣的环境中,反而会有踏实的感觉,现在换了一个他目前能够达到的最高标准的环境,暖融融的室内,壁炉中的火烧的旺旺的,身下是暖烘烘的热炕,甚至还垫了一张虎皮!

    他几乎没有办法盖被子,他那张之前一直被他嫌弃不够御寒的薄薄的被子,此时仿佛变的很厚实,只能盖着一点肚子,手脚都需要伸出来,室内如同暖春。

    偏偏这么好的环境,让他心火升腾。

    清晨韦宝很早就起来了,将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范大脑袋等人找来商量了一下现在的工期进度,又和范晓琳一起核实了一下还有多少库存食物,虽然才几十个手下,却也是一摊子事情,在最初的阶段韦宝不敢过分放手,他觉得这种自己用嘴巴任命出来的团队还很不稳固。

    团队,要么是有官方色彩,跟一个很大很强力的机构挂钩,那可以马上成型!要么是民间团体,私营企业这种的,必须用时间和高超的管理体系来捏合成型,短期内想上轨道很难。

    韦宝目前设定的目标是三栋木屋,卫兵营房、砖木温室,挖井,地窖,马厩,木工作坊、大理石的作坊、砖窑、瓦窑、石灰窑、水泥窑、铁匠铺这些。

    一栋木屋现在已经出来了,就是他自己住的这栋,另外一栋是父母的木屋,现在父母暂时和他住在一起。

    等两栋木屋都造好之后,整个院落便可以开始打地基,然后在外围营造卫兵营房和关外一帮家奴所住的大木屋,总是住在马厩也不行。

    一堆韦宝计划当中要办的窑厂中,最为当先的是砖窑、瓦窑、石灰窑、水泥窑这四样,因为都跟建筑有关,扎根之后肯定要大兴土木。

    “最首要的是安全,至少要保证本甲能给大家提供安全!”韦宝对自己的这几个‘核心’道。

    “公子放心,谁敢到咱们甲来捣乱,大家肯定一起上,赵家人再多,咱们也不怵他们!”罗三愣子还以为公子在担心金山里其他几个甲,尤其是赵家他们那边呢,他和刘春石、范大脑袋都还不知道韦宝在办路引的过程中得罪了吴大公子这么个重要人物。

    王秋雅和范晓琳知道的也不是很具体,但明显知道韦宝说的和罗三愣子说的不是一回事,同时看向韦宝。

    韦宝淡然道:“不要放松警惕,金山里的人要提防,咱们现在有一定的实力了,树大招风,各方面的人都要提防,我们只是乡里的小买卖,随便来个人就可以骑在我们头上!”

    “公子,要是有人敢来咱们甲闹事,我范大脑袋和他们拼了!出了本甲不敢说,如果是本甲有什么事情,大家一定一起上。”范大脑袋信誓旦旦道。

    韦宝本来想将吴家大公子威胁的事情说一遍的,让所有人做好准备转移,搞不好要聚众造反的准备,但还是强行忍住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是到时候真的造反倒没有什么,如果不需要走这种绝路,就难办了,只要他和第二个人说,就无法保证不泄露出去!韦宝是谨慎多疑的性子。

    “大家去忙吧,我上卫队那边看看,这两天,他们有没有按照我说的训练?”韦宝道。

    “有,每天训练,干活,几个人挺热闹的。”罗三愣子呵呵一笑,完全没有将公子弄出一支卫队这件事情当什么正经事。

    罗三愣子的态度让韦宝心中更增一丝担忧,却没有说什么,示意大家都散了。

    刘春石隐隐感觉出公子藏着心事,并且很担心安全的问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公子没有明着说,他也不敢问。

    韦宝一个人到了本甲东边,张浩波每天带着另外十人一道训练的小树林,卫队众人正在做列队正步走的练习。

    一个个稀稀落落,歪歪扭扭,这让韦宝大为光火。

    张浩波看见公子过来,急忙迎了上来,一个立正,然后行军礼道:“公子。”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练两天了吗?怎么还这幅样子?站个队都没有办法整齐?”韦宝按捺怒火问道。

    张浩波叹口气,紧张的看着韦公子,无奈的解释道:“公子,都不听我的啊,一个个不当回事,关外来的几个人还好些,本甲的几个弟兄,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又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骂都骂不听。”

    韦宝皱了皱眉头,几步来到众人面前,一帮人急忙站的整整齐齐的,站队本来就不是什么难练的事,有韦宝在和没有韦宝在,完全两个局面。

    “你们如果不服张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