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宝很喜欢芳姐儿这种大方直爽的个性,这点和范晓琳很相似,不过芳姐儿因为是出身商人世家,从小看着父兄做生意的关系,眼界自然比出身于农家的范晓琳要高出很多,所以韦宝在芳姐儿面前,可没有在范晓琳面前那般自信,更不会随随便便就联想到要‘泡’人家,顶多是言语上占点小便宜,逗逗乐子。

    不过和芳姐儿在一起的时候,因为芳姐儿真心肯帮助他,且在韦宝的潜意识当中认为芳姐儿能够帮助他,所以韦宝总是会不自觉掏心掏肺,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芳姐儿。

    芳姐儿听韦宝这么说,无奈的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关内外的陆路生意既然是被吴家把持住的,只要你想入关做生意,就是和吴家竞争,与虎谋皮,的确没有什么缓和的好办法,很难转圜。”

    韦宝见芳姐儿一脸的担忧,心中一暖,没心没肺的笑道:“我会小心的,多谢芳姐儿挂怀。不过我相信,只要是名正言顺正大光明的做生意,就不用顾忌太多,天下的生意又不是他吴家才能做。想的太多,就永远不用发展了。”

    芳姐儿见韦宝一副‘雄心壮志’的模样,既喜欢看韦宝这样,又不免怕他吃亏,循循善诱的劝说道:“也许你多将心思花在科考上,会不会更好一些?银子够花就行了。等将来高中进士做了大官,再慢慢积攒力量不迟。吴家也是世代积累才有今天的声势。你今年要参加科考吗?”

    “我今年会参加科考。”韦宝一笑,似乎看出来芳姐儿想向自己打听自己有没有功名,如实道:“我还没有正式进学过,我家很穷,以前没有能力供我进学。这段时间靠我做了一点小生意,我家才有点儿起色。认得几个字,都是和邻居家的哥哥学的。”

    芳姐儿哦了一声,这才知道,韦宝还没有进学过呢,那肯定连童生都还不是呀,立时想到如果自己的爹知道韦宝连童生都还不是,肯定要更加瞧不起韦宝了,犹豫着提醒道:“如果我爹问起公子是不是有功名的话,你不用理会他。我爹很爱向人打听这些事情,时常让人不舒服。”

    孙掌柜问我有没有功名?关他啥事?韦宝微微一诧异,立刻了然了。

    “如果孙掌柜问起,我会实话实说的,现在没有功名,不代表以后没有,我有信心将来能在科考路上一路过关斩将。”韦宝呵呵一笑,现在完全明白了为什么孙九叔会看不惯他了,他估计孙九叔可能会错了意,以为自己要追求芳姐儿,然后孙九叔八成想找个有功名的女婿,至少也得是秀才等级以上的吧?自己一个连童生都不是的人,自然入不了孙九叔的法眼。他却不知道,孙九叔要找的可不止是秀才女婿,而是至少要举人以上的女婿!而且,不是孙掌柜以为他要追求芳姐儿,而是孙掌柜怕芳姐儿会‘倒贴’韦宝。

    芳姐儿见韦宝这么有信心,心中大喜,以为韦宝明白自己的意思了,是为了自己而决心在科举路上有所作为,害羞的嗯了一声,轻声道:“吃完了的话,我就带你去见一见那脚行师傅,出来的时辰久了,等会我爹又要找伙计到处寻我。”

    脚行是专门从事为别人搬运工作的,由一个行头和一些脚夫组成,由行头负责管理。如果不是这年代压制商业发展,本来像山海关这种南北汇通的重镇,镖局和脚行都会很多的。货运、客运,跟道路交通运输相关的行业,在哪个年代都应当是重头戏!尤其中国这种地广人多的超级大国。可惜大明的体制和当初朱八八给后世子孙规划的路线太傻眼,山海关只有一家镖局,还是和吴家挂钩的,脚行也只有几家,通常只在永平府内部干活,偶尔帮助到关外运送货物。

    韦宝笑着点头称是,他并没有觉得孙九叔有什么不好,只是对女儿的管束过于严了点儿,可怜天下父母心嘛。

    就在韦宝和芳姐儿前去找脚行师傅的路上,刘春石和范大脑袋已经到了卫指挥使司,找到了负责办路引的书办。

    此时还太早,负责办理路引的书办并没有接到杨弘毅的指示,听刘春石说已经和杨弘毅大人说好了的,急忙前往怡红院向杨大人请示。

    杨弘毅此时酒醉刚醒,头天喝多了酒的人,第二天往往起得早,主要因为口渴的关系,要找水喝。

    所以书办很顺利的在第一时间见到了杨大人。

    杨弘毅这才记起昨天的事情,询问了随扈,才知道韦宝已经让人将蕊姑娘接走了,想起蕊姑娘娇媚的气质,姣好的容貌,以及过往的日子,好不后悔,好不肉疼,他一般情况下是没有这么‘慷慨的’,自己也诧异极了,不知道怎么会对韦宝这弱冠少年这么‘豪爽’?

    杨弘毅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又摸了摸怀中的‘灵药’,这才心情平复了一些,有了‘灵药’,以后乐的机会不缺,也就不在乎一个怡红院红牌了,暗忖给了就给了吧,再要回来,未免小家子气,以后谈事情,还是不要喝这么多酒,喝酒误事。

    “我是答应了这个姓韦的,你帮他办路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