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鹿鼎记 【0111 张建平吴老三王四刀】(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50人?这么多人?

    韦宝见张师傅开始站在打算走这趟货的角度想问题了,心中一喜,就算50人,也是韦宝能够接受的数字,很干脆的拍板道:“50人就50人,人多点没事,我愿意出这笔银子!就麻烦张师傅去联络吧!”

    张师傅并没有想好,只是被韦宝这么一说,倒像是他已经答应了。他这种粗人自然赶不上韦宝的脑子转的快,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觉得骑虎难下了,纳罕着说不出话,深锁着眉头,半天不吭声。

    “张师傅,你既然已经想好了,现在就去联络朋友吧?只要你们小心点,让下面人嘴巴管严实些,没问题的。”芳姐儿见事情有了转机,急忙在一旁打边鼓,希望事情赶紧定下来。

    “4两纹银一个人,找50个人。”张师傅叹口气,一面同韦宝确定合作的具体细节,一面悲观道:“我想法子联络几个兄弟,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没有这么多人,我一个人想走这一趟也是不敢的。”

    “好!”韦宝一锤定音道:“多久能给答复?”

    “用不了多久,他们答应就答应,不答应我也没有法子了,我得问问我两个把兄弟。”张师傅答道:“我们三家凑在一起,差不多能凑出50人来。其他的脚行多数和吴家有瓜葛,问都不肖去问。”

    “张师傅想的很周到。”韦宝点头道:“那好,我在山海楼等张师傅的好消息!”

    张师傅觉得韦宝说话风趣,行事果断干脆,印象不错。只是韦公子这年纪似乎实在太轻了些,怎么看怎么觉着有些靠不住,苦笑道:“我现在就去找人,晌午一定去山海楼向公子回信。不过,公子和芳姐儿,多半不会是好消息。真的要走这一趟的话,去的时候50人,回来的时候,可能连5个人都不剩下。说不好,全部得死在关内。”

    “不管有没有张师傅说的这般严重,富贵险中求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要不然人人都发财了!”韦宝严肃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尽人事听天命。只要敢做,做过,便对得起自己。条条大路通河间府。”

    韦宝实则内心比谁都紧张,却说的很轻松,他更不可能去找什么杨弘毅,如果脚行找不到人,只有硬着头皮让自己的护卫队上,这一条路而已。但他不想让这个张师傅觉得没有他就不能成事。

    张师傅看了韦宝一眼,不发一语。韦宝这种打气的话,对于他们这种老江湖,作用不大,若不是正赶上灾年,生活所迫,他是万万不会考虑这种搏命的生意的,整个冬天,他们脚行一单生意都还没有做过,两三天才敢吃一点粗粮,饿的人快不行了,这才没有果断拒绝韦宝。

    “张师傅,中午带你的朋友来山海楼一起吃个饭吧。不管愿不愿意帮我走这一趟,认识就是朋友,不至于吃个饭也顾忌吧?”韦宝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不是他有钱没地方花,见人就请吃饭,做生意的人爱请客是有一定道理的,吃喝花不了多少钱,但是吃人嘴短,一起吃过饭,便不太好拒绝了。

    张师傅急忙摇手:“多谢韦公子的美意,吃饭还是免了吧,还不知道我要找的那两个朋友答不答应呢。”

    “不答应也没事。”韦宝微微一笑:“就这么说定了,中午在山海楼等你们,交个朋友嘛。如果是顾忌吴家大公子,大可放心,他那种身份的人,断不会因为你们曾经跟我吃过饭就为难你们。”

    张师傅还在犹豫要不要答应吃饭,韦宝说罢便领着芳姐儿走了,没有给他犹豫的时间。

    “就看张师傅的了,希望事情能成,有50人的脚夫随行,会增加许多保险的,就算不巧遇上绺子,绺子们见这么多人随扈,也会顾忌三分。”芳姐儿边走边宽慰韦宝。

    韦宝微微一笑:“幸好有你,你才是我的贵人。”

    芳姐儿粉脸一红,白了韦宝一眼,“说了不要总是将这些话挂在嘴上,再说我也没有出什么力气呀。是你自己厉害,刚才跟张师傅谈的很好。”

    芳姐儿心里现在很佩服韦宝,韦宝比她的年纪还小,但是在芳姐儿看来,韦宝非常的老道,尤其是什么时机该说什么话,什么时机该走,不啰嗦,都把握的很好。男女之间的好感一定要建立在对内在的欣赏上,才能稳固,光是喜欢一个人的外貌是不长久的,越是跟韦宝多接触,芳姐儿便越喜欢看韦宝行事的做派。

    “指路就是最大的力气了!你若不给我指路,我每一步都会像瞎子聋子。”韦宝诚心实意道:“信息是最昂贵,最有价值的。”

    芳姐儿品味着韦宝说的这句‘信息最昂贵,最有价值’的话,觉得很是有道理。这个年代自然没有到后世信息时代对信息的价值那般看重,但这个趋势却是千古不变的。随即嫣然一笑,觉得韦宝言谈风趣,却总是能让听的进去,不像是她爹跟她说话的时候,每回刚刚开个头,她便知道爹爹要长篇大论的讲大道理,首先便让人犯困。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